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偃者道途 > 第87章 獲得信任
    “小甥是在均海域縱云城一帶奉命潛伏,積聚妖兵之時,意外發現仙盟追捕一人……”
    “我從他留藏遺物的地方找到了這些東西,并開始嘗試修煉……”
    “然后仙盟之人找上門來,小甥不得已退走……”
    費了一番口舌,李塵終于令得璋華仙姬相信,自己真是在海外奇遇,獲得了人族大儒所撰的圣典一級功法,因而修煉有成,受益成王。
    璋華仙姬聽罷,甚至猜測道:“那大儒應是有元嬰巔峰修為,試圖沖擊圣位,失敗殞落。”
    這并非她愚蠢,而是掌握的資訊不足,自然無從判斷真偽。
    凡世間認知大多如此,一旦帶偏,就在錯誤的道路上一路奔騰,九頭牛都難拽回來了。
    在這里李塵特意預留了一個伏筆,那就是表面為神秘大儒的人物,其實是他自己的真身,顥海域的偃道大師李塵!
    胡澤不知李塵身份,誤把他當做正氣洲大儒,是合情合理之事。
    但若璋華仙姬在仙盟內部擁有足夠力量,就能從中調查出,仙盟之人當時在對付的實際上是李塵。
    而若再追查至李塵那邊,則又能夠知曉,最初的《論語》和《唐詩三百首》都是在其麾下發源。
    一番移花接木,全部細節都對上了。
    仙盟追殺李塵,李塵走投無路,放出秘籍,以求驅狼吞虎,得以脫身,但卻不料胡澤漁翁得利,反而有所成就。
    胡澤趕跑了仙盟的追殺人員,但也自感無法再在那里混下去了,干脆以妖王身份返回本土吃香喝辣。
    終究是妖神宮的差事沒有完成,不敢回去,也沒有必要回去了,索性來投璋山,找同族的妖后娘娘效命。
    李塵適時表示:“小甥除了這部《論語》之外,還得了一篇詩典,一部劍訣,愿都獻與姨母,請姨母斧正,指點。”
    說著當場把東西掏了出來,一臉恭敬的奉上。
    青蓮劍仙之事雖然隱秘,但若璋華仙姬懷疑,還是會追查至他頭上的,提前交個底,示之以誠,反而符合胡澤得了秘籍之后,偷偷修煉,試驗的心境。
    此時他已奉命坐到了璋華仙姬躺著的軟塌旁邊,咫尺之間,脂凝暗香,令人躁動不安,可李塵解腦大成,早已斬斷了一切影響胡澤之身激素分泌和心境變化的神經反應,明明是有情眾生,卻生出宛如機械的心智。
    璋華仙姬眼眉彎彎,嘴角微翹,伸手接取秘籍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用芊芊細指在他手心劃了一下。
    李塵操控胡澤身軀,依舊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樣,絲毫不為所動。
    璋華仙姬見狀輕笑,捧起《論語》看了起來。
    “果然是儒道圣典,如此一來,我妖狐一族也終于擁有了極佳的修魂秘法。”
    璋華仙姬雖然見多識廣,財富驚人,但卻根本無法拒絕這一誘惑。
    “小澤,你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呀,你可知道,對于我妖族而言,讀書明理,辨析人倫,益處不小?”
    胡澤道:“小甥明白,因為這可以洗練我等神魂之中的獸性,增加人性,從而提升對于人形道體的掌握程度。”
    民間傳奇故事之中,不乏野狐聽禪,妖仙修道的典故,就是一些通了靈智的妖族精怪在試圖提升自己的靈性智慧,以及煉成人形道體。
    人類雖然多凡胎肉身,也常常比妖族孱弱,但卻有兩點得天獨厚,那就是靈性智慧,以及與人形道體的相似程度。
    故而,這一儒道圣典,也是可以增長妖族修為和裨益神魂道果的。
    璋華仙姬又再看了一下《長歌詩劍訣》和《唐詩三百首》,相比之下,這兩部典籍就稍次一等了,而且李塵有心藏拙,并沒有把全部精髓都放出來,《唐詩三百首》中,更刪除了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的好些傳世經典,只得二百來首。
    但這仍然遠勝于坊間流傳,如若璋華仙姬有心調查,當可知曉胡澤“沒有藏私”。
    璋華仙姬并沒有詩詞和劍訣方面的造詣,但漫長的妖生,也積攢了不少見識,自然能夠看得出,它們同樣造詣不凡。
    璋華仙姬道:“可惜了,我妖族天賦多不在此,修煉這類功法也沒有太大益處,小澤你也不要過于沉迷,妖狐一族,終究還是要靠發掘天賦的。”
    李塵道:“姨母所言極是,但我想著,這些東西畢竟是人類智慧結晶,或可觸類旁通,有所裨益。”
    璋華仙姬道:“哎,你這孩子,罷了,我把本族秘傳的《天狐心經》傳授給你吧,儒道圣典參修神魂是好,但卻終究失卻妖族天性,遲早會有所沖突,走火入魔的,若得《天狐心經》中和,沒準你還真能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來。”
    她說到這里,面上露出贊賞之意。
    妖族修煉多賴發掘天賦,尤其是以多情和開放聞名的狐類精怪,倘若修煉到胡澤這地步,大多夜夜笙歌,與各路女修,妖精合修以為樂,輕松而又容易見成效。
    但胡澤卻選擇了一條更加艱難的道路,登臨絕頂的野心與自信不言而喻。
    如此資質,心性,令得璋華仙姬倍感滿意,忍不住要把自己所修的本族圣典《天狐心經》傳授。
    其實按照正常軌跡,胡澤也有資格得到這部功法,但多是殘篇斷簡之流,璋華仙姬親自傳授,意義截然不同。
    它必定是真傳無疑!
    李塵喜道:“多謝姨母。”
    璋華仙姬道:“法不傳六耳,你且放松心神,認真觀閱,待我將真意展現于你。”
    許久之后,李塵從璋華仙姬的寢宮里面出來,面上帶著意味深長的淡淡笑意。
    他可以確信,自己已經取得了璋華仙姬的信任,《天狐心經》真傳就是明證。
    李塵本身并無妖狐血統,也不是太看重這部功法本身,但卻知道,背后意義極其重大。
    這個身份繼續經營下去,收益簡直難以想像。
    “大王!”就在這時,旁邊一道身影鉆了出來,卻是之前被李塵派來這邊報訊的胡喜。
    她歡喜的沖上來投懷送抱,膩聲叫喚道:“想死我了,大王!”
包围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