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科幻末世 > 芝加哥1990 > 第五百五十章 有本事抓住我
    這次不同,昏迷了很久,宋亞是迷迷糊糊聞到醫院特有的味道時才醒來的,他從松軟的病床坐起來,這間高檔病房里現在只有三個女人,都在打盹,琳達坐在床邊,瑪利亞凱莉和她的女助理在前面的沙發上。
    那應該很晚了,他看向墻上的石英鐘,凌晨四點,自己昏迷了足足有十二個小時。
    “該死的!真不是時候。”
    他心中暗罵,在看那本‘有本事抓住我’的自傳小說時,他又天啟了一部電影,就是之前數次天啟過片段,小李子和艾米亞當斯頻頻出鏡的那部,和小說同名,叫cathmeifyoucan(貓鼠游戲),時長足足有兩小時二十分鐘,直接導致他大腦宕機了。
    這種篇幅的電影,肯定是大制作無誤了,因為全片除主角小李子,還有新科影帝湯姆漢克斯,艾米的戲份其實只是諸多女角其中之一,知名演員克里斯托弗沃肯演小李子的父親,宋亞看過的蝙蝠俠歸來里他演重要反派,不過在貓鼠游戲里這位大帥哥蒼老了很多,按他和小李子以及湯姆漢克斯的面容變化來看,這部電影起碼是當前時間線十年后拍攝的。
    但這都暫時可以丟到一邊,宋亞眼前煩心的是:如果自己以后天啟一部電視劇可怎么辦……
    比舞出我人生長四十分鐘的電影就暈了十二個小時,而米國的熱播劇集動輒上十季,如果真不小心天啟到了,那自己這小腦瓜不得原地爆炸?
    “你醒了?”
    正準備下床去上洗手間,琳達也醒了過來,“你把我們嚇壞了,這已經是第……”
    “第三次了,我知道。”
    說被天啟害的也不會有人信,現在估計身邊的人都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心存疑慮了,對他們來說,為之服務的十九歲的明星數次無緣無故昏厥絕對不是好兆頭,特別是自己正有意訂立遺囑的情況下,很容易引起他們的不好聯想,‘aplus這艘船是不是快沉了呢?’一旦他們內心有了這樣的共識,輔以律師和職業經理人的人品,自己以后可得防著點了。
    “外界是什么反應?”他拒絕了琳達的攙扶,自己下床。
    “你帶著凱莉小姐和雪琳芬在酒店碰頭,下午就被救護車抬了出來……”
    琳達只陳述了基本事實,宋亞翻了個白眼,他能猜到那些媒體會如何借題自由發揮。
    在病房內的洗手間上完廁所,大概是沖水的聲音把瑪利亞凱莉和她的助理也弄醒了,宋亞剛推開門,未婚妻就撲進了懷里,“你今天把我嚇死了親愛的。”她擔心地說。
    “我沒事的,這只是個意外。”
    宋亞蹦了幾下,又活動活動手腳,不過他現在這么做已經起不到證明身體無恙的作用了,琳達已經叫來了夜班護士。
    “請躺好,aplus先生,讓讓好嗎?女士們。”
    這位白人大媽可不管什么明星不明星的,拿著體溫計等物開始為宋亞做基礎檢查。
    “我沒事,我打算馬上出院,可以嗎?”
    “別說話。”正數著脈搏的護士無情打斷,“嗯,數值正常,體溫也……正常。”她做好記錄,“我去叫醫生,請等等。”轉身離開。
    門口出現了古德曼等人的身影,“出去!沒有醫生許可這里不能再進來人了!”護士把他們推出去,隨手帶上了房門。
    宋亞注意到了雪琳芬的律師也在,對方探頭朝里面張望時那兩張掛滿了失望的面孔令他非常不舒服,偏偏暈倒之前對他們透露過自己還沒有定好遺囑,估計他們剛還在外面做著幫小羅柏爭產的大夢呢,他們巴不得自己現在就掛掉,絕對的。
    “陪我回芝加哥好嗎?”他重新摟住陪在身邊的未婚妻。
    “嗯。”瑪利亞凱莉答應了,“你真沒問題嗎?”
    “真的沒有,只是……就像上次在派對里暈倒,可能只是一開始心里壓力太大,然后突然釋放后造成的。”宋亞解釋,上次剛從和摩圖拉的斗爭獲勝,這次是剛剛解決掉小羅柏的事,這個借口找得很完美。
    “親愛的,你真的是個很有責任感的男人……”
    瑪利亞凱莉親了他一口獎賞,“其實,你昨天的那些話也沒錯,我父親確實不如你很多,如果當年他能做到你為小羅柏做到的那些……也許我童年就不會過得那么苦。”
    她依偎在宋亞懷里,敞開心扉,絮絮叨叨說了很多。
    宋亞感覺她雖然對小羅柏的意外出現很生氣,不過總體上來說還是能接受的,而且自己對這件事的處理也觸動到了她,某種方面來說甚至可能還是個加分項。
    “謝謝你理解我……”
    這時候醫生進來,不出意外地建議要留院觀察到做完全身檢查再說。
    宋亞拒絕了,他解釋說自己想回芝加哥當地醫院做檢查,醫生也就沒有再堅持。
    其實回芝加哥也確實要去醫院,他和瑪利亞凱莉都得做hiv檢查,主要是瑪麗亞凱莉,她和大衛科爾有長期合作,大衛科爾以前還經常為她的現場表演做鋼琴伴奏,即使感染幾率極低,但總歸拿到結果才能徹底安心。
    雖然從音樂盒專輯開始雙方的音樂合作分道揚鑣,友情也出現了裂痕,但瑪麗亞凱莉得知這后仍舊很傷心,現在男朋友又再一次突然暈倒,宋亞感覺她的情緒頗為低落。
    換好衣服,老麥克等保鏢也在門外就位,一行人出門離開。
    醫院外聚集了一些狗仔,估計是沒想到他會在這時候離開,人數不多,反應也慢了些,車隊駛離時才氣急敗壞地發動汽車摩托車跟上。
    “你出院了?”雪琳芬這時候打來了電話,“對不起,我不太方便在醫院逗留太久,你身體怎么樣?”
    “沒事,羅柏呢?”
    “他睡得正香。”
    “好的。”
    兩人簡單聊了兩句,“要不你把那兩個律師解雇了吧?”宋亞提議,“他們給我的感覺很不好。”
    “我知道,他們在你昏倒后很興奮,對我說了很多糟糕的話,關于你的。”雪琳芬沒有拒絕,“反正他們昨天賺到了不少傭金,我回洛杉磯還是用回以前的律師好了。”
    “你回好萊塢要繼續接戲?”宋亞第二次問道。
    “等羅柏長大一點再說吧。”
    “這樣最好了。”
    回到芝加哥,他和瑪麗亞凱莉馬上去芝加哥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抽了血,還是老樣子,hiv檢查結果要四周后才能出來。
    “這是在干什么?”
    回心轉意的未婚妻看到了正在施工的車庫小樓,馬上進入角色,“我們訂婚典禮之前能建成嗎?我可不想讓客人看到亂七八糟的工地。”
    “琳達。”宋亞讓琳達伺候她,和剛進門的米歇爾擁抱,“謝謝你能來米歇爾。”
    “你才十九歲。”米歇爾看著他說道。
    經過權衡之后,宋亞把自己的遺囑見證人又加上了一個能信任的名字,就是米歇爾,“你看到紐約媒體怎么說我的嗎?”宋亞沒正面回答這個問題。
    “我看了,他們說你被抓住偷吃的瑪麗亞凱莉當場毆暈。”米歇爾笑了。
    “這些小報……”
    宋亞也不由失笑,和米歇爾等人一齊進入書房,在場的還有古德曼、宋阿生和薩穆爾,一共五個人。
    “大家都過目了,米歇爾。”古德曼把已經擬好的一張遺囑草案遞給她。
    “我是亞歷山大宋,米國伊利諾伊州居民,我宣布這是我的遺囑,并在此宣告之前所有由我簽署的遺囑作廢……”
    米歇爾確認過后,宋亞開始當場手寫謄抄。
    在這份遺囑中,他把大部分財產納入了一個由古德曼、宋阿生、米歇爾、薩穆爾四人聯合監督管理的信托基金,小羅柏在十八歲、二十四歲等年齡節點階段繼承其中的一部分,高地公園的房產和所有個人著作版權留給了蘇茜姨媽和康妮、小艾米麗三人,兩百萬股陶氏股票其中的一百萬會由托尼繼承,合買的貝德福特山莊以及私人飛機以及其他貴重物品都是瑪麗亞凱莉的。
    “基本就這樣了。”
    宋亞鄭重地簽上名字,這份唯一原始文本會交給薩穆爾,保存在永道會計師事務所的最高等級保險柜里。
    大家都沒再說什么,默默做自己手頭的工作。
    “好了,生活繼續,接下來還有什么安排?”他如釋重負地靠在椅背上,打破有些沉重的氣氛。
    “買下老喬音樂的大部分歌曲版權,我們已經去談判并審計過,價格也標注好了。”
    古德曼拿出一堆文件,老喬音樂最值錢的音樂版權就是包含有二手店的小洛瑞首專,一半歸老喬音樂,一半歸當時的發行公司sbk,現在已經被轉到百代的音樂版權庫里,曲目管理權也是百代的。
    其次是四位大媽的tank組合首專,里面包含有‘saamagni’這首歌,由于老喬當時堅持要用他熟悉的發行方式,所以沒有找發行公司,全部版權目前還都在老喬音樂,再就是一些五十到七十年代的老爵士樂版權,都很垃圾,幾乎不值什么錢了。
    老喬只保留了他早年的一張爵士樂專輯,不在這里交易范圍內。
    “所以最值錢的兩首歌都是你寫的,而你現在還要花錢買回自己的東西。”古德曼笑道:“這樁交易對你來說,可能個人意義大于實際利益。”
    “就當幫老喬一個忙吧。”
    宋亞并不在意什么個人意義,他仔細閱讀文件,小洛瑞首專那一半版權曾經一度很搶手,sbk和小洛瑞后來的簽約公司大西洋唱片都開出了不錯的價格,不過現在小洛瑞已經進監獄并身敗名裂了,90年的二手店早退了流行,想從交惡的百代手里拿回那一半版權也不太可能。
    “可以。”
    他在區區一百來萬的交易數額下簽好名字,這個價錢算公道,再說本就是為了幫老喬的忙。
    打電話給老喬通知了這一消息,“來我這吧,他也在。”沒想到老喬說道。
    這個‘他’在兩人最新的約定中代指錫那羅亞。
    “我能不去嗎?”宋亞問。
    “他最近很紅,你不來,他會不高興的。”老喬暗示道:“我感覺你如果不來,他很可能主動去找你,我可不敢管他。”
    在錫那羅亞上位的短短十天里,他在地獄短尾貓地盤周邊開始了瘋狂的殺戮與擴張,甚至把手伸向了同為gd旗下的小幫派,手段血腥,不計后果,確實很‘紅’。
    “好吧。”
    萬幸這個瘋子是自己的忠實粉絲,暫時應該不會對自己動手,而且由于他的四處出擊,肯定花錢如流水,似乎短時間內也用不上自己和老喬幫忙洗錢。
    “yo!aplus!”
    宋亞帶著老麥克等人甩掉狗仔,重回闊別已經的老喬音樂,光著膀子,脖子和手腕上多了很多金飾的錫那羅亞看到他后很興奮,“你知道嗎?我要打下比肯尼斯大佬在時更大的地盤,而且誰也別想抓住我!”
    “不談論這些好嗎?”宋亞在他腰間的m1911上瞥了一眼,笑著說道。
    “我明白,我明白,我不會給你惹麻煩的大明星哈哈!”
    他像個有多動癥的小孩子一樣,在老喬剛剛收拾好的辦公室里四處看看這個,動動那個,如果不知情,外人真難把他和最近在南城發生的連番黑幫仇殺案聯系在一起。
    “可以說了嗎?錫那羅亞?”老喬問道,又對宋亞解釋,“他說有事要對我們說。”
    “嘿!我有個好主意,我們得把小洛瑞他們解救出來,并且好好懲罰ak那個混蛋!”錫那羅亞說道:“我們地獄短尾貓不能放任告密者就這么逍遙法外!”
    逍遙法外是什么鬼……老喬皺眉,“我和aplus都不喜歡小洛瑞。”
    “但我們是一家人對嗎?我們不該彼此拋棄!”
    這小子腦回路的問題宋亞早就見識過了,這個突發奇想令他非常得意,“我崇拜你aplus,但我也愛小洛瑞!你倆應該像以前那樣,繼續做好兄弟!否則我會很傷心的!”
    宋亞和老喬不露聲色對視一眼,互相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深深的無奈和擔憂。
包围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