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詭樓異聞物語 > 第一百三十四章,姻緣劫 玖
    你還要動什么手腳?”玖雅好奇的問著,她有點期待歐陽晴天能把莫問救出來了。
    “還不能告訴你,你最近小心些,平時和秦翎串通好了再怎么坑你,也是確定你不會有危險的情況下去坑的,現在不同了,樓上那位腦子有病!”
    歐陽晴天突然壓低聲音指指樓上,故意制造惶恐氣氛嚇唬著玖雅。
    “什么病?”玖雅也跟著壓低了聲音。
    “疑心病!感覺全天下的人都會背叛他。”歐陽晴天說著一把將玖雅拽進樓道內的安全出口內,躲在鐵門后捂住玖雅的嘴不讓她出聲。
    “走的也太快了,咱們快追吧。”唐代聽不到動靜了,快跑下樓,發現歐陽晴天和姜玖雅都不見了,估摸著是自己暴露了讓她們跑了,拉著詩丞想再追上去,聽點別的八卦,好多掌握點控制歐陽家的把柄。
    “要去你去吧,我回去找那張房卡。”詩丞甩開唐代轉身上樓。
    “你瘋了!喜歡男人?姜玖雅不去,你就要去靠男色迷惑對方,再讓他把生意簽給你嗎?”
    “對啊,有這么快的捷徑不用白不用!”詩丞冷笑一下,故意順著唐代的話說。
    “嘖嘖,我看你不僅臉變了,心也變了,取向也變了,雖然那個潘鹿鳴向的還勉強能看吧,但你這樣去了就是零啊!”
    “嗯?”詩丞聽到唐代如此說,驚愕的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我說錯了?”
    “沒有,我覺得你們唐家更需要這筆生意,不然一起?咱們公平競爭?”詩丞擺了個請的手勢,唐代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詩丞上樓了。
    “有點意思,你要去圍觀嗎?房間號我都記下來了。”歐陽晴天確定兩個人離開后,低頭問被自己捂住嘴按在地上的玖雅。
    “呼……你差點憋死我!要去你自己去,我可沒功夫陪著你八卦。”
    玖雅逃脫歐陽晴天的束縛向電梯走去,按電梯門時碰到了正要出電梯的韓王。
    “咦?你怎么在這里?”玖雅禮貌性的跟韓王打招呼。
    雖然聽古諾大概講過,韓王對自己莫名奇妙的追求是因為上一世,他是自己養的兔子,可自己對這種人兔戀再續前緣什么的實在沒感覺。
    和韓王打招呼多半也是因為姑奶奶嫁給了他叔叔,韓王就是自己名義上的叔叔。
    “咳咳……感冒了,過來看病。”韓王拽拽自己身上的黑色高領毛衣,假裝咳嗽幾聲想裝感冒混過去。
    “你今天穿的好特別,棒球帽口罩高領毛衣還戴了手套,你平時都不在乎你臉上的傷,怎么現在要穿這么嚴實?”
    “感冒的事,有點冷。”
    “你看我的眼神也不對,你有事瞞著我?”玖雅越觀察越覺得不對勁,韓王絕對有事在瞞著自己。
    “咳咳……現在最好別和我說話。”韓王說著走出電梯將玖雅推了進去。
    “老韓你可來了,那個兔崽子剛才又想自殺,我一會推你進去,你好好套套他的話。”
    電梯門關閉前的一瞬間,玖雅隱約聽到有人在招呼韓王,韓王轉頭看過去,高領毛衣與口罩之間露出縫隙,韓王從頸部延伸至下頜骨上,三條綠色的痕跡,有種青筋暴起的感覺。
    玖雅還想再仔細觀察一下,電梯門已經關上了,玖雅在電梯內琢磨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后想了個說服自己的理由。
    那是特效妝,韓王現在肯定是在執行任務,要扮成受傷的壞人去病房里套同伙的話,這也就能解釋他為什么不讓自己說話了,肯定是怕自己太蠢,暴露他的身份,也防止自己被潛伏在附近的壞人盯上。
    只是為什么要畫青筋?這能算傷嗎?一進去就會穿幫的,還是說對方是研究生化武器的?注射后會青筋暴起爆裂而亡,韓王演的就是被老板試藥滅口的功臣?
    十二樓到一樓坐電梯根本用不了一分鐘,玖雅已經腦補出一部臥底風云了。
    正義的韓王臥底鹿鳴制藥,借潘鹿鳴住院之際,鹿鳴群龍無首,挖來了一位核心制藥師,想追問他鹿鳴試藥害人的內幕,結果核心制藥師是個寧死不屈的人,直接自殺以死明志證明自己對鹿鳴的忠誠。
    韓王此時畫著夸張的特效妝出現了,苦口婆心的勸對方,是潘鹿鳴為了讓自己閉嘴,給自己注射試驗藥物,兄弟說出真相吧!不然你的明天就是我的今天!
    然后韓王慘叫一聲,口吐白沫倒地裝死,被醫護人員拉出了病房,核心制藥師被嚇尿了,當場什么都說了!潘鹿鳴被抓,歐陽星海和鹿鳴解約……
    “哇塞~如此想來,韓王帥呆了!”玖雅有些激動的拍著手喊著,被同乘一部電梯的人當傻子鄙視。
    玖雅尷尬到低下頭面壁,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
    “喂,你到底下不下來,吃蜜蜂屎了,在電梯里又跳又笑的,病人要進電梯,傷者為大,你就算要坐電梯也下去等下一班。”
    “哦,對不起,我沒注意已經到一樓了。”玖雅看看電梯門口一臉憤怒的醫護人員,鞠躬道歉馬上從電梯上下去。
    路過病床時,玖雅瞟了病床上的病人一眼,腹部插著把西瓜刀,似乎要去六樓手術室拔刀,玖雅想當然的認為對方是小混混,街頭斗毆被捅傷。
    但當病床被推進電梯內時,玖雅看到了隨行的病人家屬關涼笙?
    關凌?!玖雅后知后覺察覺到受傷的可能是關凌,轉頭想問涼笙到底發生了什么,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玖雅趕緊按另一部電梯,想上去問問到底發生什么了,關凌怎么會被捅傷。
    結果電梯遲遲不下來,反而送關凌上去的那部電梯先下來了,出來的是唐代和詩丞,玖雅在電梯門打開后,聽到了唐代聲音,先一步躲到電梯旁的夾角里。
    “呼,可算走了。”玖雅目送唐代詩丞離開,再次回到電梯旁,又感覺不對勁,自己剛才沒事躲什么?又不是回去找潘鹿鳴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
    正當玖雅吐槽著自己剛才的行為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時候,自己按的那部電梯門開了。
    潘鹿鳴一身深藍色西裝黑超遮面,筆挺的站在電梯內,身后跟著兩個保鏢以及池樂和元正浩。
    玖雅站到一旁要給潘鹿鳴他們讓路,反而被池樂叫住了。
    “玖雅,你怎么還沒走,難道是后悔了,要回去撿房卡?”池樂故意將撿房卡三個字的音拉的很長。
    已經走出去很遠的潘鹿鳴不知是不是聽到了池樂的話,突然轉身折了回來,對著玖雅比劃了個手勢。
    他身后的兩個保鏢,直接架著玖雅往醫院外面抬。
包围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