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227 虐蔡之前
    薛城賈隊長最近有點忙,除了要忙著維護薛城來之不易的安定祥和生活之外,還要給老大跑腿,做一個合格的包打聽、螺絲釘。
    “上將軍,這些,都是屬下查探來的消息。請上將軍過目。”
    “噢?這么快?可以啊!”
    雙手把收集來的情報呈上,賈隊長也不忘了給小弟們露面,諂媚地沖李解點頭哈腰,“上將軍,此事往來奔波,多虧二人用心。”
    “是你手下?”
    “不不不,如何是屬下的手下,都是為上將軍做事,為上將軍效死!”
    賈隊長義正言辭,很是堅決。
    丑是丑了點,可真他娘的是個人才啊。
    兩個小隊長也不敢說話,只是低著頭,很是恭敬。
    薛城“義膽營”說得上話的,就是賈隊長,除此之外的,中隊長小隊長,李解并不是全都認識。主要是中隊長以下,就沒有太大的自主權,全都是在框架中運行。
    “若有功,我必不吝惜獎賞。”
    言罷,李解揮揮手,“你先帶他們下去休息,若是有功,自然少不了你的。”
    “是!是!上將軍,屬下告退!”
    “屬下告退!”
    帶著兩個小隊長離開作戰司令部之后,出門的賈貴神色興奮:“此次若是有功,你們兩個,便是時運已至。”
    “多謝大隊長提攜。”
    “哎,此話賈某不敢承受,乃上將軍賞識也。”
    “是……”
    “我等先去尋個客舍,落腳歇息。”
    “是!”
    賈貴掏錢請了兩個小隊長找了點樂子,都是齊國的國營企業,干凈、整潔、衛生,玩得放心開心安心,兩個小隊長頓時覺得,跟著賈隊長這樣的大佬混,前途一片光明啊。
    雖然他們更想跟著大佬的大佬混,但薛城上下,大佬的大佬上將軍,能來幾回薛城?
    上將軍在薛城,那上將軍就是大拿,賈隊長,就是小拿;上將軍不在薛城,這賈隊長,不就成了大拿?
    兩個小隊長很是清醒。
    此刻,李解翻開著賈貴抄錄整理的報告,雖然很雜亂,但該說的都說清楚了。
    “萬萬沒想到啊,這許國有點兒意思啊,居然能個衛國聯姻,還是正經的公主。牛逼,牛逼牛逼,這真是沒想到。”
    不過李解也有點佩服衛國國君姬瑚,許諾嫁給衛國公子的公主,是他親妹妹,“多大仇啊,把親妹妹往這個火坑里推。關鍵是……這親妹妹,贊啊。”
    姬瑚的這個妹妹在黃河一帶有點出名,齊國也小有名聲,原因就在于這個公主是個才女。
    能唱能跳不會打籃球,文藝水平不低,文化水平更不低。
    齊國幾次搞文化聚會,齊國的新生代都是被摁在地上摩擦,跟姬瑚的妹妹比起來,齊國小年輕一個個都是文盲。
    “許國居然還能有這門路,有點兒意思。”
    衛國要是介入的話,鄭國還真的會給個面子,許國復國,也就順理成章。估摸著,鄭國也是等著來個機會走人,反正在許國都撈了這么多了,該吃吃該喝喝,也該撤走回家摟老婆。
    “賈貴還真是個人才,這都能查到。”
    和賈貴比起來,吳國的“使廨”基本就是廢物,一門心思想著摟錢。也就是去年李解突然在逼陽國冒出來,才讓他們干了點人事兒。
    “很好,很好啊。”
    “首李夸贊何人?”
    “薛城‘義膽營”的大隊長賈貴。”
    “噢?”
    進門來的是商無忌,正抱著一堆竹簡,這些都是逼陽城內的軍官檔案,查閱完畢之后,還要組織人手,謄抄在絹布和紙張上。
    因為業務量不大,加上簡體字懂得人也不多,這個活兒,主要還是大舅哥親自帶隊,只有等到人手充足了,才會減輕勞動量。
    不過即便如此,商無忌和列國大夫們相比,業務量雖大,勞動量卻是比較少的。
    一個小國的國相,每天看個幾百斤竹簡,那是基本操作。
    除此之外,可能還要在幾百斤的竹簡木牘上寫材料,然后再讓人謄抄刻字。絹布這玩意兒,小國還真玩不起。
    管理系統也是需要財力維持的,小國玩不起,自然就沒辦法建設更大的管理團隊。
    “此人漂泊晉齊之間,倒也是見多識廣,有類‘下柳’。”
    “他打聽到了一個消息,許人除了前往齊魯求援之外,在衛國也有門路。其中衛國國君親妹,是要嫁給許國公子的。”
    “如此一來,若是許國復國,只怕這位公子,就是新君?”
    “就是這個道理了。”
    李縣長摩挲著下巴,“無忌,你怎么看?”
    “許地乃是中原之中。”
    似乎是在回憶著什么,大舅哥頓了頓,才繼續道,“以我之見,許國有類極國、項國最好。”
    這個想法是相當歹毒的,因為不管極國還是項國,都屬于名存實亡。有流亡政府,但遲遲不能正式復國,盡管吞并兩國的國家并沒有正式宣布吞并,但已經有大量移民,流亡政府想要號召故土百姓作亂,沒有國際援助,就是完全沒有希望。
    “無忌是有想法?”
    “首李既然要懲罰蔡國,順便拉攏江淮國家,那么總要一些好處的。”
    言罷,商無忌將手中的竹簡放在案幾上之后,這才回過來,指了指潁水,“陳蔡相鄰,便是許國。懲罰蔡國之后,可驅使江淮諸國在潁水之北建設據點。”
    “無忌是要做什么?”
    “互市。”
    “唔……”
    商無忌想法是比較純粹的,打仗,肯定要有所得,不然就白打。
    懲罰蔡國用“大義”的名聲,不是不好,但已經搞過一回宋國,第二回可能就沒那么靈光。
    一個不小心,就會陷進去,因為周圍國家講白了,除了蔡國,都不姓姬。
    所以政治上的口號宣傳固然沒問題,但實際收益必須豐厚,才能撐下去。
    互市,對別的國家來說,可能只是添頭。
    但對江陰邑,就是打開了一條渠道,還是自己建立的。
    “此次懲罰宋國,除了徹底收服‘義膽營’之外,也是要順便摸清淮水兩岸地理人情。”
    商無忌考慮的事情,不僅僅是當下,還考慮到了老妖怪勾陳嗝屁之后的狀況。
    動蕩的吳國,要防備很多事情,除了國內的,當然還有國外的。
    到時候江陰邑生絲來料加工因為內亂而斷絕,這就需要進口渠道。
    淮水,就是最好的貿易通道。
    至于說中原腹心選擇哪里作為貿易中轉站,其實大同小異,最好是去洛邑,但現在的洛邑,根本就是“諜都”。
    列國的間諜多到爆炸,江陰邑兩眼一抹黑進場,就算不被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但肯定不好玩。
    而稍微次一等的,就是鄭國;再次,就只能選擇許國、滑國這樣的。
    只是滑國也已經名存實亡,附近還能茍著的,也就許國。
    現在的許國,還是淪陷狀態。
    江陰邑大力發展了手工業之后,就必須打開銷售渠道。
    逼陽國是北上的貿易中轉站,可是商品集散中心,不管是瓷器、漆器、竹器、青銅器、鐵器、鹽、糧食、海鮮等等等等,都是集中在逼陽城之后,再向齊魯宋鄭發貨。
    又或者就是濟水泗水的國家,自己組織商隊,從逼陽城采購,再運回各自的目的地。
    所以參考逼陽城的貿易繁榮,如果復制一下,放在許國,其效果只會更好,不會更差。
    哪怕江陰邑出發前往許國相當的麻煩,但這并不影響什么,因為許國離中原大國太近,離洛邑也很近。
    人口不在一個量級上,消費水平也不在一個量級上。
    “要讓許國復國艱難,倒是有點麻煩。”
    李解皺著眉頭,大舅哥的想法很美好,可操作起來,就有點不是那么一回事兒了。
    “虐蔡”這個行動一旦開始,蔡國肯定會被虐,但萬一虐得太順,鄭國迫于壓力,搞不好就直接撤了。
    到時候還玩個屁啊。
    “難或不難,都是要做的,不若先行布置一番,看看有沒有機會,讓許國毫無復國之可能。”
    商無忌心頭其實蹦跶出來一個念頭,同樣很歹毒,不過現在“正義聯盟”也沒跟許國有什么沖突,許國在逼陽城的行人,除了蹭吃蹭喝之外,根本就是人畜無害。
    “無忌,聽說這個要嫁給許國公子的衛君親妹,是個美女啊。”
    “……”
    正在思考怎么幫老板解決問題的商無忌,突然間聽到這句話,然后腰就閃了。
包围改装